• 我发现了,我越是忙越喜欢上博客。当然我好久都没忙了——我妈说这是我终于有了自知自明——我知道我是个节奏很慢还很马虎的人,所以我对所有事的态度就是能早做就早做,做完了我总会开发出这样那样的意外,我再去修补意外,修补完了所有的就会刚刚好在它们应该结束的时候结束。我特喜欢这种落实的感觉。不过现在我又忙了,因为我发现大学考试不是像高中那样,中规中矩地学就能得高分,它让我紧张,因为我的高中老师出题都很乖,而我的大学老师出题都很蔫儿坏。我得准备得特别充分才行,嘿嘿。

    今天中午我妈来看我,给我做了很多包子,还有她从网上学了一个熏鸭,在烤箱里熏了一次,切出一部分放在小饭盒里给我。我下楼去接她,她在车里坐着,带着黑框眼镜,看上去特别淑女,特有气质真的,我那一瞬间差点被她的形象感动了,然后她把车窗降下来,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说,呵~!意思就是她挺喜欢我打扮的样子又觉得我居然还真有闲心打扮。无力…… 然后她又嘱咐了我一堆事,说的话一多,就没那种美丽的感觉了,唉。

    本来我才吃了个汉堡,但她跟我说包子是她来之前刚做的,还说不知道鸭子味儿怎么样,所以我就把饭盒打开又开始吃。太好吃了,还是妈做的饭香,我抓着包子给她打电话,使劲赞美她。她嗯嗯啊啊的,还谦虚,说她其实做得不好,我凑合凑合吃了得了。我就跟她客气来客气去的,客气完了挂了。我把剩下的东西都放到冰箱里,然后开始一个人闷屋里学,4点多的时候出去找同学对明天考试要背的稿(口语考试),回来再学到现在。

    多好啊。坦白地说,我目前过得有点战战兢兢的,因为人不能太顺,但我太顺了,所有的都是我想要的,或者保险点说,我曾经想要的居然都发生了?有时候我回过头去找我以前写的东西,那么多缺点,我特讨厌看见它们,却特意留着,想也许会有那么个很好很智慧的人路过,恰好读了我的博客,把我看透了,然后不置可否,就算善意点地想,也会想这个小姑娘可惜了。也许这样的人出现过吧。但我能确定,现实中容忍我的人真的很多,有时只是很小的一个细节也需要被理解,我一直这么好好的,是多少人把我托起来的。顺手也好,处心积虑也好,太多的人给了我太多的东西,我得到的太多了。

    就像是博客,我总觉得我好久不上了,上的时候却似乎老能看见一两天前发给我的消息,这是种神奇的快乐不是吗,有人恰好想起我了,我也恰好不会把和我说话的人晾上一周半个月。当然较了真的话,这只是我的错觉,可有错觉也是很难的好不好。

     

  • | 次回声告诉我你来过。| |